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切割“教学标兵”的虚亏形态

2023-02-04 23:54:25 娱乐

  “希望多多相信人世间好人比坏人多,教学标兵没有那么多存有害人之心的切割坏人,我就不是亏形那类人”,这是教学标兵某学生高管以“先知”语气表的一句宣语。可是切割察其往行,又确真让人忍俊不禁。亏形不得不承认,教学标兵这类站在道德高地,切割以自信语言来修饰自己“行为艺术”上见不得光瑕疵的亏形人在现实里确实不是什么稀物。

  你看“表哥”杨达才,教学标兵当网友说他有5块表,切割他就说自己有5块表,亏形当被发现了第6块、教学标兵第7块、切割第15块,亏形说法就变了,这说明杨达才不诚实,表里不一,可是在东窗事发之前,在所有公开的信息里,人家却还在教育别人不要贪腐,要天天向上呢。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也一样,没被发现问题,并不代表没有问题,到底有没有问题,应该扪心自问,切不可沾沾自喜,要注意切割自己批评别人时的虚亏形态。

  就拿好人和坏人来说,其实,往往好人也做坏事,坏人也有善行。以往我们为对二者加以区分,会以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事物性质的原理来做标准,然而这个标准也是以社会被静态为前提的,可是人的好坏是动态的,因此便有了“知我罪我,唯其春秋”不作自评的中肯方式。故而,倘若有社会人硬性地给社会计量好人和坏人的数量比,并自封自善就显得缺智少慧了。

  事实上,一半海水,一半火焰是我们很多人所带的双重属性,很多人都是善恶的共生体。医生一边拿着红包,一边作息无序,最后累到在手术台上;平民一边恶恨潜规则,急盼公平正义,一边又在潜规则里耷拉着脑袋找关系;一个小小的座位可以引来以捍卫道德和公序良俗为名义的巴掌,这些就都是我们生活中可见的真实片段。

  然而,虽然每个人都具备这种双重属性,甚至有些人还在以上这些真实片段里当过主角,但我们生活里还是会有激情的“批判家”。这类批判家喜欢处在亢奋的情绪里,带着自恃其高的毛病,披着伪善的外衣,在自诩自善的鸣锣开道后以批判为手段布道说法。很多时候,在他们的批判里会出现以五十步笑百步,有时甚至还会出现以百步笑五十步的现象。他们习惯从近处看自己的智慧,而由远处打量别人正常的思维。

  并且,一些常识在这样的伪善面前还总是会显示出大错特错的形象,因为伪善常常有着他喋喋不休的语场气势。譬如,女盗王如在罪证确凿的情况下还以赵作海自比并大放厥词:“判我有罪,就是对季老的诬蔑!进不了门,就砸窗进,是季老的习惯。季老是个与众不同的大师,他的许多行为是常人难以揣测的,破窗是季老独辟蹊径开创的一种方法”。

  曾经在某“教学标兵”的课上,笔者还听过该女老师把肆意的批判追溯到言论自由权,鼓励人们不看自己只看别人的批判方式,抛出类似“恶人可以教善人行善”的说法。一边以“只我例外”为盾,一边又以“义正言辞”为矛,如此制造吊诡的观点氛围,却还在批判的亢奋里激情前行,并以师之名,实乃奇造之笑柄。显然,批判若这般被轻率和浮躁简单化地修饰,就只可能是一场由口水作料的恶作剧。

  当然,我们需要批判,因为我们需要在试错和纠错中不断前进,但这种批判应该是平等的,对外要节制和审慎,对内要一视同仁,不可“只我例外”。很多时候,站着手舞足蹈、滔滔不绝讲善的不见得就是圣人,坐着一声不语自查自省的不见得就是犯人,然而,很多时候,自己把自己当“犯人”比自己把自己当“圣人”要好,因为这样才能切割欲做教学标兵时的虚亏形态。

责任编辑:hdwmn_zhj

最近关注

友情链接